【双鬼】曼珠沙华

▲策爷生日快乐!!!
▲架空向
▲ooc
▲渣文笔
▲不想谈人生



>>>
曼珠沙华

开一千年

落一千年

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

在此生无法触及的彼岸

卸下所有记忆

花为黄泉

>>>
旭日东升,太阳的光辉再次闪耀于人世,如细沙般洒向这片富庶的土地,笼罩着那些忙于耕作虔诚祈祷的子民,似是在减轻他们生活的重压,安抚他们内心的不安,给予他们胜利的信心。

东南方,即是日益强大的雷霆之国,虎视眈眈地紧盯这片沃土,虽未言,然形势紧迫,只需一个小小的契机,便将发动其引以为豪坚不可摧的机械战队,浩浩荡荡地一路杀来。

只是,这番危机时刻,虚空能站出来抵挡攻势的勇士,虽不匮乏,卑劣,但大将却似带上了枷锁般,一招一式间总是衔接不自然,带着极大的破绽,仿佛是缺少了可以与其比肩的战士一同前行。

>>>
不久前,听闻在城邦西南边疆有一位神秘的被诅咒之人,出生之时左眼下方带着一串暗红色的曼珠沙华印记,发出淡淡的,阴森森的白光。更为奇特的是,他出生的那天,村庄上方乌云密布,一日未曾见过太阳,狂风呼啸,重重地撞击着一间间瓦房。他的母亲,在诞下他后,便脱力死去,数日之后,他的父亲因孩子的异常与妻子的逝去而悲痛欲绝,不就,便与世长辞了。在其七岁生辰之夜,一场大火突如其来,席卷了整个村庄,短短几小时内,消逝殆尽,只余些许颓墙断壁。那夜,他赤色的双眸中泛着如血般鲜红的光芒,似是茫然地站立在废墟之间,环顾四周,拾起火源之中一把艳红夹杂着紫黑的太刀,漫步离开。

不知这些故事是真实的,亦或是人们想象虚构的,总之结果都是不变的。

人心惶惶,附近的人们争先恐后地搬离,生怕这诅咒殃及自身,独留这被诅咒之人一人居住在这杳无人烟的荒郊野地,多年如一日地用那把如同地狱而来的太刀同山中野兽搏斗,用一些剑招招,结合着与生俱来的诅咒之身,自创了一套阵斩双修的套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发成熟强劲。

>>>
马儿的嘶鸣打破了夜的宁静,山林的安宁。李轩从马背上翻下,手掌顺着马儿的毛匹抚摸,使得马儿逐渐冷静下来。

面前,是一间木房,透着窗帘向外溢出淡雅柔和的灯光,兴许是被诅咒之人仍未寝,兴许是他为了防止猛兽靠近而点的长明灯……

李轩走上前,轻扣门扉,意外地发现这门是虚掩的,未曾多想,就用力推开门。只见那人拿起桌上的红刀,就冲上前来一记斩击,虽不似正规的剑招,却在凌乱间带着一丝章法。千钧一发之际,李轩拔出四轮天舞,架在身前以抵挡其刁钻的攻势。

一红一黑两把太刀在空中交汇,未至,仿若同性磁极相斥,弹开,刀身上泛出浅浅微光,似追忆,似呼唤,似欢愉。

趁着被诅咒之人被此等现象惊诧,愣神之时,李轩上前迅速夺走了那把红刀,将其双手钳于身后。

“冷静点,我不是来杀你的。”

带着笑意的话语在屋中回荡,说话时呼出的丝丝热气在其耳畔萦绕。

李轩见身前的人儿不再反抗,轻阖双眼,站立不动,俨然一副任君处置的情态,心一软,便松开了手。

“呃…不要这么警觉嘛。我是李轩,今儿来这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被诅咒之人在桌旁坐下,抬眼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虚空大将,示意他继续。

“东南隅之雷霆,如今甚是繁荣昌盛,眈眈而紧盯我国,情况危急,听闻你实力高强,便想邀你一同作战。”

“我会带来厄运。”他低着头目光紧盯桌面,闷闷道。

“不,我与你是一样的。”看到人瞬间抬起头,目光中带着疑惑,惊讶,甚至……感动,李轩缓缓道来,“很奇怪,不是吗?你的那把刀唤作红莲天舞,与我手中的这把四轮天舞本为暗之地界中的一对宝刀,因其打造方式与特殊材料等原因,能持有其的人,必将是厄运当头,为被诅咒之人,亦或唤作地狱而生之人。所以,与我一道吧,我是不会畏惧你的特殊体质的。”李轩温和地笑着,似乎是想要用如阳光般温暖的笑颜来融化他内心的万丈坚冰。

屋中一片寂静,只剩下二人轻声均匀的呼吸声。

“吴羽策。”

半晌,被诅咒之人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应是默许。

曼珠沙华,配上一双流光闪烁的细长丹凤眼,好不妖媚。

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讲的一见钟情了吧。

李轩这样想到。

>>>
抱得美人归。

这是虚空成员们见到李轩和吴羽策同骑一匹马归来时的唯一想法,毫不意外的,他们没人收到了吴羽策的一个拳头。

也许是自小独自成长,吴羽策不喜言语。然而在虚空营帐之中,一个个耍宝拌嘴,一片轻松之景,他们对待吴羽策,仿若交心朋友般热情,丝毫不计较他的厄运体质。

看着吴羽策被众人围着开玩笑,他紧蹙的眉头渐渐平缓,唇角不禁带上了点弧度,李轩坐在一边,喝着酒,双眼含笑。

>>>
漫天飞舞的小机器人撒下一颗颗子弹,炮火连天,所到之处一片焦土。地面上是色彩各异的符文阵,冒着森森寒气,泛着浅浅光芒。其间,是一个快如鬼魅的身影,凡经过之处,只有机械的爆鸣声,将士的惨叫声,最终只留下一地破铜烂铁,尸横遍野。人们能看到的,只有他眼中闪烁的红光,与鲜红刀刃上缠绕着的黑气与业火。

敌方大将已至,方才章法凌乱破绽颇多的队伍刹时井然有序,不紧不慢地一波波上前,诱敌的诱敌,包围的包围,瞬间从一片狼藉间转为上风。

野路子出身的吴羽策顿时被这正规之中变化无常暗藏玄机的攻势所压制,使得本不擅长剑术的李轩不得不端起四轮天舞,与其背对背相互守护,并肩而战。

缓缓逼近间,突然地底轰然巨响一阵,一个个跳雷在地底引爆,使得方圆几十米内如花朵盛开般炸裂,几乎无处可躲。

李轩迅速地放大自己的听觉,他的体力因超负荷的身理负担而如流水般哗哗留出,青黑色的图腾在其小麦色的肌肤下缓慢浮出,与滑落下来的血痕交相辉映。他硬生生地突破自己的身体极限,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在吴羽策周围,用肉体抵挡跳雷的冲击波与四溅的碎片火花。

既停。

浑身插着碎片,伤痕累累的李轩倒在了吴羽策身前,见他毫发无伤,虚弱的笑了笑,似用尽最后一份力般凑上前轻吻上吴羽策微凉的唇瓣,然后滑下。

我爱你,活下去。

这是他在他耳边最后的呢喃。

>>>
史书必然会记载这场战争,必然会记载最后满地业火,敌军被焚烧殆尽,如朵朵盛开的曼珠沙华随风飘荡,牵引着死去的人儿渡过三途河,走过忘川岸,进入那个未知的世界,也必然会奉吴羽策为拯救虚空之国的英雄。

殊不知,大战停止之后,吴羽策背着一具浑身血洞的尸体,步履蹒跚地离开这无一生命的战场,混着血迹的泪水从曼珠沙华的花瓣上落下。

自此,再无人得知他的音讯。

>>>
是秋,鲜红的曼珠沙华在秋风中盛开,随着风飘荡。

你说你爱我,你说让我活下去。

我便直面这诅咒。

植满这绽放于三途河畔,忘川彼岸的曼珠沙华,等待着你的到来。

-END-

评论
热度(22)

© シビ__希 | Powered by LOFTER